养殖促销网

政策 头条 行情 资讯 招商 行业动态 视频 技术 商会 企业招聘

这些看起来颠扑不灭的“常识”,正在阻碍你理解这个复杂的世界

来源:中欧商业评论 时间:2019-9-23 22:16:36 浏览:354127次

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满了不成文的规则。


即使在拥挤的车厢,人与人之间仍旧至少保持3公分的距离,如果有人和你面对面站着,恰好又没有在低头看手机,你会觉得很不舒服,单位同事出去聚餐,会把最舒适的位子留给职级最高的那个人……


我们一边感叹人生的游戏多么复杂,一边努力玩好它。帮助我们通关的人类智慧,就是所谓的常识。它就像“空气”,只有当缺失时,我们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


就像日本社会有“阅读空气”(空気を読む)的文化,对于日常生活的正常运转来说,常识必不可少。它告诉我们,什么时候应该遵守规则,什么时候可以忽略不管。


越是在高度发达的社会,缺乏常识的人,越容易被归为异类。他们通常智商不低,但“情商感人”,表现得格格不入,搞砸一切。


但常识本身从不是铁板一块,许多时候,它甚至自我矛盾,让人联想到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养生专家们给出的建议。比如,“物以类聚”与“异性相吸”,“小别胜新婚”与“眼不见,心不烦”,“三思而后行”与“当断不断,必受其患”等等。它们各自适合不同的场合,但都被认为是颠扑不灭的“真理”。


小世界网络之父邓肯·J.瓦茨在新著《反常识》一书中提醒他的读者,“你对世界的理解正在阻碍你对世界的进一步理解。”


在他看来,超出日常生活的决策,诸如政府制定经济政策、企业进行战略投资并购、营销活动,人们在做出决定时,往往直觉越多,错误越多。换句话说,我们过度依赖常识,常识被滥用了,而它所导致的后果甚至比“缺乏常识”更加严重。


我们为你整理出了一些阻碍你理解这个世界(容易把你带到坑里)的“常识”:


01

奖金可以激励员工


想象一下,如果明年你的老板突然给你涨了一倍工资,你会比以前努力多少呢?如果在一个平行世界里,银行家的工资是我们这里的一半,那毫无疑问,肯定会有一些银行家选择跳槽。对于那些继续留在银行业的人,他们工作时会没有之前那么努力或者变得更差吗?实验结果表明,并不会。


事实上,很多研究发现,奖金激励的方式实际上会削弱员工的业绩。


首先,当工作涉及多方面或者很难量化衡量时,员工往往只关注工作中易于量化的方面,忽略了整体学习;其次,当受奖励的心理压力抵消了努力工作的意愿时,工资激励会产生“抑制”作用;最后,在个人贡献很难与团队的整体贡献区分开来的情况下,工资激励会导致员工依仗别人的努力,或者避免承担风险,从而阻碍创新。


02

想要获得流量就要找大V,越大越好


每个广告主们都渴望“病毒营销”,在预算管够的前提下,寻找顶级流量成为了不二选择。据说真人秀女星金·卡戴珊在Twitter拥有百万粉丝的时候,一条广告推文的报价便高达一万美元。



世界第一网红家族卡戴珊家族


统计发现,专注于少数“特殊”个体的营销策略注定不可取,“金·卡戴珊们”确实比一般人更有影响力,但他们的要价也高得多,所以他们并没有很好地发挥这笔钱的价值。


因此,营销人员应该像财务管理者一样,采用“组合投资策略”,关注大量“普通影响者”,他们的单个影响力虽不如大V,由于易被忽视,报价也低得多,但他们叠加起来的影响力远远超出预期。就好像,你可能会因为李佳琦的推荐而犹豫要不要买一支口红,而当看到身边认识的美妆高手正在使用它时,你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下单。


03

远见卓识加行动果断,成就伟大的公司


索尼的Betamax录像机在竞争中输给了松下公司研发的廉价且低质量的家用录像系统(VHS),原因是当时比起影像质量,人们更在意录制时长,VHS可以满足完整录播一整场电影的需要。


Betamax录像机惨败后,索尼又在录音技术上做了一次重大的战略博弈,这一次的产品是迷你光碟播放器。它认真吸取了Betamax的教训,足以录制整张专辑,同时具备刻录和播放功能,体积小巧便携。


从各个合理的角度来看,它都应该大获成功,但它还是惨败了,因为互联网出现了,人们可以方便地下载音乐。索尼确实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吸取教训和预测未来,但他们还是被一种超过人类预测或控制能力的力量打败了。


人们在复盘苹果公司的成功时,会强调它高瞻远瞩,把握技术风口,但索尼公司不也一样吗?苹果的确坚持不懈地、出色地执行决策,可索尼也是这样做的啊!它们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索尼的选择碰巧是错的,而苹果的选择碰巧是对的。


04

企业是否成功,关键看CEO


苹果公司的成功在多大程度上归功于乔布斯呢?常识告诉我们,他的功劳很大。正是在他回归之后,苹果超越微软,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


管理学上有一种“光环效应”理论,指的是我们倾向于把对某个人某个特征的评价(比如长得高或者长得好看)延伸到对这个人其他不相关的特征(比如他们的智力或性格)的评价上,俗称“粉丝滤镜”。比如,实验中,被试一致认为长得好看的人比不好看的人聪明,即使他们没有任何判断智力的根据。


我们往往倾向于把整个公司的成功归因于一人,理由是,这样最简单,尤其在推崇个人英雄主义的文化中,CEO拿天价薪酬的例子屡见不鲜。



哈佛商学院教授拉凯什·库拉纳在《寻找企业的拯救者》中指出,公司的业绩很少受CEO行为的影响,更多的是由行业总体情况或整体经济环境等个人领导者无法控制的外部因素决定的。


乔布斯或许是苹果公司不可或缺的领导者,但即便确实如此,也只是一个特例。


05

专家更擅长预测未来


管理学家史蒂文·斯奈尔记录了20世纪70年代人们做出的数百个预测,得到的结论是,大约有80%的预测都是错的,无论这些预测是否由专家做出。


无论让政治专家预测某场选举的结果,还是请资深制片人预测一部影片的票房,都一样困难重重。2008年的金融系统大崩溃,或者Facebook的崛起,即使世界上消息最灵通的人也未能预料到。谷歌创始人曾试图以16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谷歌,幸好当时没人感兴趣。


为什么在预测未来这件事上,专家并不比普通人表现更出色?因为对于复杂系统而言,“智者”并不存在。


复杂系统是一个和简单系统相对的概念,它无法用一个模型进行描述。比如,火箭运行轨迹是简单系统,中国的经济发展轨迹是复杂系统。现代社会中,几乎所有的事物都属于复杂系统,系统中任何一个微小因素的改变都可能带来“蝴蝶效应”。


这告诉我们,预测结果不如预测概率。大数据可以帮助政府和企业了解受众的偏好和情绪,从而做出短期的预测。而专家之所以不能迷信,是因为他们在定量预测的表现和普通人一样糟糕,与其每次咨询一位专家,不如综合多人的意见,然后取平均值。


*****


批评常识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因为人人都觉得它是好的。我们无法抑制情不自禁产生的直觉,就像我们不能抑制自己的心脏跳动一样。


瓦茨的《反常识》一书中,最打动我,并且说服我质疑常识的一点在于,我们太容易混淆描述和归因,陷入循环论证的怪圈。就好像我们分析一个人为什么有钱,寻找富人身上的共同点,这似乎合情合理,但我们似乎忘了,那些不富裕的人可能也有同样的特性,只是我们主观上选择了屏蔽。


归根结底,我们和看到一家独角兽公司崛起便将它捧为“新贵”,又在它资金链断裂后分析其战略失误的“势利媒体”没什么不同,都是事后诸葛亮。


相比于没有发生的事情,我们更重视那些发生的事情,而常识便来自对已发生事情的总结、提炼。


因此,如果你看了这篇文章,便认为已经掌握了《反常识》一书的精髓,不必再花时间阅读,那将是对我最响亮的打脸。

养殖圈QQ群:469935162

服务热线:

15031129300


在线客服